獵奇的【我】

向下

獵奇的【我】

帖子  aiselo 于 周三 八月 01, 2012 12:39 am

今天,又是一個令人心傷的日子。
昨年,我們還好好的在一起吃飯,
想不到現在,我們再也沒有機會在這一家店內進餐。
自你離去後,我也傷心過一段日子,此終無法忘記你的面龐,
過去生活的片段,無時無刻不在我腦中浮現。想忘記,
但又更加忘不了,每每只可以用酒去麻醉自己,
但自己的酒力不好,往往只是三兩杯,便不醒人事;
根本就無法用酒來麻醉自己。

在地鐵站內,醉意迷糊的我,連站也站不穩,只是憑著小小意識。
要往那裡跟本連自己也不清楚,只是無意識地向前行。
站內的廣播像是說列車已到站,請乘客小心。不知何時開始,心裹想著要見他,
只要踏出一步,我就可以回到他身邊這一個想法,令到自己下意識的向前踏一步。

旁人好像沒有留意這一個醉意濃濃的我,列車已進入站台內,而我也站在月台階邊。
迷糊中只感覺到一雙強力的手,硬將我從月台階邊拉回來,而列車進站所引起的強風就在我面前經過。

我心裡想著,是誰這麼多事,壞了本小姐的好事。我用一個不大善意的目光,去找是那一個多事的人。
影在我眼裡的怎會是他,一個不可能再在世上的人,如今郤真正的的站在我近前,
你為何現在才出現,你可知我想得你可苦﹖但事實就不是這樣,他真有小小像他;但他真的不是他,
我只是醉迷糊,誤認他是他!!我也不經意地的走入車廂內。

車廂內,我站在一個近車門旁的位置,隨著列車的開動,我也跌跌碰碰的,站也站不穩。
我不經意的回望,發覺他在看著我。我也不知道發生何事;好像是一件非常混亂的事,
我只記得好像叫了他一聲【老公】就不醒人事......

一輪音樂的電話聲響起,睡迷糊的我,東找西找的,但就是找不著電話。最後,
也只好拖著倦倦的身子,坐在床上,找到那不停震動的電話。
我說:【誰呀!】
電話傳來母親的聲音:【熙,你沒事吧!】
我說:【沒事!】
母親:【你怎麼不回來,也通知一聲,嚇得母親不知如何是好,電話又不通。
你現在在那,沒有特別事就早些回家,你此終是女孩子,在外還是不方便的,
也麻煩了人家。】
我說:【知道啦!】

精神回復過來,環看四周,我為何會在這裡。這裡看似一個旅館的房間,
我何時會在這裡,昨夜究竟發生了甚麼事﹖在梳妝台上有一張紙條,
上面寫著一個聯絡電話。

落到樓下,見到旅館主人。
我說:【昨夜是不是我一個人到來這裡的。房租錢多小。】
旅館主人:【小姐,你好。你未婚夫和你一同到來的,他已付了房租錢,
不過說也奇怪,他說有要事,要回家一下。託我不要打醒你的睡覺,
就一溜煙的走了。現在這個社會風氣,不乘人之危的人很小了。】

坐在回家途中的車上,正在回想昨夜發生的事,依稀記得像是一個相似的他,
從車廂中背著我到旅店;但所有的還是無法記起。

回到家中,換了昨晚的衣服,洗了一個澡,就坐在房內發呆。
一張紙條從錢包中掉出來,我看了那紙條的電話,不知何來力量,我竟打起紙條上的電話來。
一把男聲:【喂......】
我己急不及待的說:【你是誰呀!好大的膽子,將本小姐放在旅館,
你快快的給我出來,否則你將會不好過。在昨夜的地鐵站A出口等,今晚八時正。】
於是我換了一套新衣服,又回到昨夜的地鐵站。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一)


_________________
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,
卻可算是你的未來,
但又活在過去之中,
我是時空錯亂人.
觸不到的時越者.
avatar
aiselo

帖子数 : 195
注册日期 : 10-09-24
年龄 : 26
地点 : aiselo.net

http://aiselo.net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獵奇的【我】

帖子  aiselo 于 周三 八月 01, 2012 11:44 pm

不知是天意,還是命中註定,在偶然的相偶下,
讓我重遇到一個和你相像的人,或者是你憐憫我,
讓我可以再遇到你。他或者是你的化身,也或許是你的安排,
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。好迷糊,我也不知甚麼驅使我去見他;
他和我本不相識,只是一個偶遇,但我現在郤去找他,
我是否給他的樣子弄糊塗了,還是我想將他代替你。

八時正,地鐵站外,人流開始減小,要回家的人,
也大都回到家中。只有我獨個兒的站在站外吃風。
一個男子走出站外,我看了一看,並沒有留意,
那男子說:【小姐,你就是昨夜的那位......】
我望一望他:【哦!就是你,跟著來。】
我頭也不回的走到一個咖啡屋坐下。

他問我:【你想要吃點甚麼,這裡有很多的,例如,橙蛋糕,
朱古力脆餅,雪糕梳打水,還有可樂......】
我一聽見(可樂)兩個字就不耐煩的說:【甚麼,你找死呀!
不准喝可樂,在咖啡屋當然是喝咖啡,說這麼多幹甚麼。】
他沒有再說下去,就走到櫃台去買咖啡。

我和他對坐著,他確有小小像他,所以昨夜我就誤認他是他。
他開始一五一十的將昨夜發生的事情告訴我,甚麼嘔吐,站在月台邊,
不醒人事,錯認他是我朋友,還說怎樣背著我找地方放置我......

我喝著咖啡,感到非常的無奈,昨夜我原來搞出這麼多的事,
還連累他給人誤會,真是不好意思。

他忽然的對著我說:【你今天比昨天美麗,不喝酒的你還真是漂亮......】
我望著他說:【是嗎﹖我真的很漂亮嗎。但我沒有想過和你拍拖,我們跟本不相襯。】

我走出咖啡屋,他無奈的跟著來。去到一個酒家,我們就入來晚善。

我說:【你點菜。】
他說:【那麼要一客牛扒餐,再要一個熱湯,還有......】
我一手執著侍應生手上的餐牌,一腦兒直朝他面上飛去說:【
我要吃牛肉火鍋,不要亂叫。】
我對著侍應生笑著說:【給我們一個牛肉火鍋。】
他說:【你已經有決定,為何還要我點菜。】
我一手拍著桌子站起來,他給我這一嚇,連忙縮作一旁。
我走到他面前說:【你呀!在作甚麼,想騙小女孩......】我對著鄰桌的男子。
鄰桌的男子:【這關你甚麼事。】
另一男子說:【我們是朋友,出外晚飯行街沒甚麼問題吧!】
我說:【晚飯行街當然沒問題,但到酒店過夜那就過分了。】
我指著同桌的兩名少女說:【你們給我身分証看,你們看來這麼年輕,
還未成年。】
兩名少女說:【我們為甚麼要給你看身分証﹖】
我大聲說:【你們如果真的夠年齡,怕甚麼給人看,快,拿出來。】
兩名少女沒有說甚麼,急急的起身走了。
鄰桌的男子:【你怎麼這麼過分,我們的事與你何幹﹖】
另一男子說:【不要和她說啦!追她們回來吧!】

我回到自己的桌子,一手執起杯子,他就給我倒酒,我一飲而盡,不知不覺的哭起來。
他給我手帕,我拿著手帕說:【你沒有用來抹鼻子吧!】
他搖頭,我就老實不客氣的將它用來抹眼淚和鼻水,還不經意的將它放入自己的褲袋中。
他對著我說:【你可否將手帕還我,那是我的。】
我不知為何會將他的手帕收起,我只好還給他,並說:【昨日是我的他,不要我的.....】
我還沒話完,就一頭的撞落桌面上,不醒人事。
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二)




_________________
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,
卻可算是你的未來,
但又活在過去之中,
我是時空錯亂人.
觸不到的時越者.
avatar
aiselo

帖子数 : 195
注册日期 : 10-09-24
年龄 : 26
地点 : aiselo.net

http://aiselo.net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獵奇的【我】

帖子  aiselo 于 周五 八月 03, 2012 8:44 pm

睡夢中,我又重遇他,我和他坐在樹下,這一棵樹的意義非常重大,
是我和他起盟誓的地方。我愛躺在他的肩旁,一同計劃我們的未來。

矇矓中,我彷彿睡在他臂彎中,他給我解酒的藥喝,他很關心的照料我,
如果可以的話,我,願時間此刻停頓,讓我能停留於此......

一覺醒來,我又發現自己睡在這旅館的房內;不過,這次還有他。
他說:【你的名字是明熙吧!】
我說:【是又怎麼樣!】
他說:【對不起!昨夜我沒有對你作甚麼,我只是將你安置於此,郤因太倦而睡著了,
請你不要誤會。】
我說:【如果你真的有壞思想,前一晚你已經......】
他急忙的說:【我真的沒有作過甚麼。】
我說:【我知道,旅館的主人也和我說過,我又沒有懷疑你作過甚麼,
不要在這裡這麼嚕嚕囌囌,真煩人。】
他細細聲的說:【你可不可以客氣些,最基本我比你大一年。】
我說:【牙刷......這又怎麼樣。】
他走到梳妝台旁,拿牙刷給我說:【這樣,我也可算是你的長輩。】
我說:【大我一年又怎樣,你還不是和我一樣是一個大學生......毛巾。】
他示意給我,毛巾是放在洗手間內,我也只好到洗手間裡梳洗。

今天無所事事,沒有課堂需要上,沉悶得令人發慌。忽然想起找他出來散散心也好的喎。
於是就走到他所讀的學府中找他出來。好不容易找到他上堂的地方,我一推課室的木門,
所有人的眼光也朝我而望,我沒有理會,我只專注的找尋他的蹤影。

他那衣著都是十年如一日,和初見面時的也沒變,還是那樣。他雖有意無意的躲著,
但他那一身衣著已將他出賣了,我坐在他身旁的空位置。

坐了一回,我舉起手說:【教授,可否休息一下呢﹖】
教授:【那麼,我們大家就休息一下吧!】
教授走出課堂後,這班房內的人即時起哄,我沒有理會,對著他說:【喂!走吧!】
他說:【甚麼,走,這一堂我必須要上的,你還是走吧!】
我想了一想說:【好吧!】就起身的走出課堂外。

不一會兒,他拿著書包走出來,他說:【你和教授說了甚麼,他居然會讓我走堂,真是不大明白。】
我笑著說:【哦!沒有甚麼。我只是和他說我已有你的骨肉,但你又不理我,所以我就走去醫院,
他就立即回課室說要讓你出來,就是如此這般,不過這方法郤真是行得通。】
他立即回頭說:【甚麼﹖教授這不是......】
我當然不會這麼旳容易的讓他回去,我用手連拖帶推的將他捉到巴士上。

坐車的路途上,他垂頭喪氣的說:【你這樣做,我還可以再回去上那教授的堂嗎﹖】
我說:【上不上堂是你的事,與我何干。】
他說:【話不是這麼說,如果他給的分數太底,我會得不到畢業旳。】
我不耐煩的說:【那麼你就現在回去吧;但你還不是在課堂裡打瞌睡,浪費時間。
我看你還是早些回家睡一睡,自修好過。】他默言不語。
好快我們就到了目的地,機動樂園。

在樂園內,我們東玩一些,西玩一些。玩了差不多大半天,最後我們在樂園的觀光湖旁邊坐下來休息。
隨著微風的吹彿,使人精神一掁。我從書包中拿出我昨夜剛寫完的電影大綱給他看。
我說:【細心的看,這可是我用了一整晚的時間寫出來,要專注些,否則有你好看的。】
他拿著我給他的電影大綱,免為其難的慢慢看下去,而我就走去買喝的。

我買了兩杯凍咖啡,他說:【怎麼又是咖啡﹖】
我怒目而視說:【本小姐說要喝咖啡就是喝咖啡,說這麼多算甚麼。不喜歡的大可自己買。】
他沒有再說甚麼。


獵奇的【我】 (記三)



_________________
我雖不生於這個時空,
卻可算是你的未來,
但又活在過去之中,
我是時空錯亂人.
觸不到的時越者.
avatar
aiselo

帖子数 : 195
注册日期 : 10-09-24
年龄 : 26
地点 : aiselo.net

http://aiselo.net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